自古以来,和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已深深根植于中华民族的精神土壤之中。“天人合一”彰显了人与自然的契合与统一;“人我合一”体现了个体与群体的和谐相融;“身人合一”则诠释出人们对于身心协调的追求。随着时代的发展。在如今构建和谐社会的形势下,追求自身生命的和谐显得更为重要。   早在遥远的战国时期,乱世的烽烟中就走出了智慧深刻的先哲——庄子。深沉的思索与平和的胸怀造就了汪洋肆恣、光怪陆怪陆离的想象,也造就了淡泊空灵的哲学境界。抛却了尘世功利的羁绊,庄子完全走进了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走进了心神合一的逍遥之境,给后世留下了一个御风而去的身影。   人生逍遥之境即是怡然自得,而这份闲雅的自得来自于生命本质的和谐——实现自我价值。为世界做出独特的贡献,得到心灵的和谐。仅仅把人生追求局限在虚浮的名利,精神被禁锢,这样的人终生不过是物欲的奴仆。让心灵挣脱枷锁。生命才能绽放异样的光彩。   瓦尔登湖畔,曾经接纳了一个心潮澎湃的思想者,梭罗舍弃了文明社会的生活,在瓦尔登湖边搭建了一间简陋的木屋,过着一种近乎原始的生活。与世无争的心境使他获得了精神的自由和愉悦。他借这种极端的行为,警示那些愚昧无知地沉溺于争名夺利的世人——生活的真谛并不只在于世俗所谓的“成功”之中。“我绝没有鼓吹悲观颓废的意思,我只愿像报晓的雄鸡,立于栖木之上,引颈高歌,唤醒世人。”梭罗的一生没有建立什么丰功伟绩,但是他找到了许多人终生不得的人生真义——独特的人生价值与精神自由之间的和谐。   生命自我的和谐源于独特价值的体现。而每一个人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把个人的追求同历史趋势、时代潮流紧密相连时,把个人的人生意义置于广阔的社会背景之下时,才能达到更高层次的和谐,具有更加持久的生命力。   高耀洁,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被称为“中国防艾第一人”。从1996年开始,她自费进行艾滋病防治和救助工作。多年来她以无与伦比的坚定意志和宽广博大的爱心为普及艾滋病知识、救助艾滋病人遗孤而奔走呼吁。尽管在这条路上走得步步艰辛,尽管面对的是整个社会对艾滋病人的冷漠高墙,尽管她的努力只是“一个人的战争”,尽管她已至人生的暮年,这位刚直而善良的老人始终不曾退后,把“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作为人生的座右铭,一种由心而生的坦然充实使她无惧于种种坎坷磨难,勇往直前。   和谐之风吹遍神州大地。神州大地处处盛开和谐之花。从洪战辉顽强拼搏的奋斗中,我们读出了和谐;从牛玉儒“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中,我们读出了和谐;从“微尘”团体无处不在的帮助中,我们读出了和谐……和谐如阳光,照亮芸芸众生;和谐如清泉,滋润干涸的心田。   生命如此瑰丽多姿,当单纯的生命融入和谐,便不再是单薄的个体。而凸显了独特的精神气质,成为天地万物不可或缺的一息。让心灵绽放和谐之花,让我们成为和谐之人!

和 时移世易,时间淹没了丝绸古道,荒芜了驿路石栈,冷落了黄金航线,却始终不能磨灭人们内心燃烧着的求“和”的欲望。 千年以来,“和”再人们心中一直是一种美好的意象,它是举案齐眉的包容,是君臣有礼的敬重,是一方海阔天空的平静。文人士大夫莫不“以和为贵”,君主帝王莫不以“和”治国。 殊不知,我们一直被“和”的表象欺骗着。 春秋战国,君臣相坐而论道,亲切赤诚。至汉代,严苛的等级制度建立,君王上座,群臣背严罚监督着,不敢有丝毫越礼,但至少还有个座位,及至明朝,对人性的压抑到了极致,封建礼仪控制的朝堂沉闷无声,再无人敢响起不和之音,的确,从春秋无义战,走倒封建社会的长久治安,我们的社会愈发文明,也愈发“和”了。但是,这是真的“和”吗?这实际上蕴藏了海阔天空下的一片暗浪汹涌。“和”不是人性的天亡与个性的磨灭,这种严苛压制出的“和”的表面必不长久,必将覆灭。骑士,人们千年来求的“和”正暗示了千百年来的求和而不能。无尽对“和”的渴望则正是“和”的障碍。 畸形的“和”的压制下,我们的文化自孔孟之后再没出现一个思想家。一个道路以目的的社会怎能称之为和,一种片刻的平静又是多么的肤浅。 “将相和”自古为人称道。因为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所显示的大度胸襟,人们奉此“和”的经典。高山流水说体现的“和”更是张朝所言的“天下得人一知己,可以无恨”的蹁跹气宇。真正的和其实是《国语》所言的“和实生物”那层含义。不因一物的崛起而剥夺他物生存发展的权利,相反,万事万物和谐融洽才是真正的共享繁荣,生生不息。自然,社会,宇宙本身就是多样的,同时也是“和”的。那是一种春秋思想百家争鸣般的思想盛宴,人的力量,在那一刻变的明智。 许多人认为,儒家与道家是对立的。可我认为,那才是真正的打“和”。儒家思想推崇那种脚踏实地的深沉厚重,而道家思想则传递着一种天高任鸟飞的灵动飘逸。只有儒家,那便缺了灵性逍遥,只有道家,那便少了点踏实稳重,广袤土地与自由天空的相生相克,才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打“和”。“和”本来就是大气,达观的。 以豁达心胸屹立于天地之间,便能体会“和”--这天地之精灵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