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放学的路上,我不顾夹杂着零星的雪花的寒风,兴奋地直吹口哨。正优哉游哉,不料乐极生悲,车胎不小心被路中一颗大头针扎破,车子一歪,我便“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我艰难地爬了起来,发觉双手已满是鲜血;一检查发现自行车的链条也摔坏了。我望着满是鲜血的手掌和已重残的自行车,眼里噙满了泪水。
  此时可恶的寒风又趁机作乱,用刀子似的牙齿来撕咬我的双手。雪花扑在脸上,融化了,我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雪水。渐渐地,寒风终于得逞,我的手已经麻木了。在这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路上,我该怎么办……“你站在路上干什么?”循声而至,原来是我的好朋友小鹏和小男。
  “我的手摔……摔碎了,车子也坏了……”我啜泣着。“太糟了,”小鹏下了车,把我的手拉了过去。“幸好伤口不大,来我有创可贴。”说着,他取出了创可贴。“你的车看来没法骑了,小男,你带着他,我赶车,我们送他回家。”“恩!”暮色开始四合,我们三人艰难地在雪地里行走。
  终于,我平安地回到了家。“进屋暖和暖和再走吧?”“不用了!”小鹏和小男笑着蹬上了车。我走到门口,目送着他们远去。风更猛了,雪更大了,我却一点也不感到冷,我觉得这个冬天好暖、好暖……。